Thursday, October 12, 2017

与 “儿” 共浇万古愁



我也是近期从学青朋友口中才知道傳承德老师回来槟城开办了经典学堂。正巧我知道时将会开办〈东坡词〉。我便赶紧报名上课。

诸君別误会我饱读诗书,其实对于苏东坡我也不过只懂得他为纪念亡妻写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而已。只是向来对诗词喜爱,便傻傻地报名上课了。所幸傅老师在课堂上深入浅出地解词并配上当时的北宋历史及词人生平,让我们对词人写词时的心情更加理解,即使门外汉如我亦能欣赏苏词的美。 

课后,班上同学询问要否继续上下星期的〈稼轩词〉。Siapa itu? 正巧阿延大学假期归来,我回家向阿延提起,“妈妈,是辛弃疾!” 这理科生比妈妈见多识广 👍。结果两母子就报名上〈稼轩词〉。(诸君何有艳羡我们两母子一起上课?😆)

结果?

阿延虽是班上年纪最轻的学生,但对于南北宋历史了如指掌,侃侃发表意见,一点皆无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幼稚,让老师及 “老” 同学们皆另眼相看,更令当妈妈的我脸上增光。 

记得我曾在〈谈诗说词〉一文中提及天主的奇妙安排。外子是英校生,不能与我欣赏中华文学,但我有吾儿与我共享谈诗说词之乐! (可参阅https://drkangsh.blogspot.my/2013/06/blog-post_27.html ) 这就是我向来深信的,天主关了一扇门总会为我们打开另一扇门。 

我十分庆幸🈶儿一起与我共浇万古愁 😍, 让我学诗习词中多了乐趣!

今日正值吾儿阿延二十岁生日。二十年前生吾儿时的种种历历在目。二十年来的相处不是没有争执及意见不合的时刻,但感谢天主,喜乐居多。适逢这几日送他回金宝,帮忙他搬去新🆕房间,两母子多了相处时间,说说笑笑并乘外子不在而偷喝啤酒,自有我们母子间亲密之处。我感谢天主赐我 Honey Ian 🙏 并祈求天主继续光照吾儿赐他为他最适合的一切 🙏!


正巧今日福音中耶稣保证:“你们祈求,就赐给你们;你们寻找,就必找到;你们敲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必得到;寻找的,必找到;敲门的,门必会打开。“ (路加福音:11) 

我已得着我所求、我所找的。感谢赞美主 🙏!
 

Wednesday, October 4, 2017

不同角度


这个学期由于机缘巧合,我把自己教了多年的学科交由同事教授,自己就只当个助教 (tutor)。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是种降级,我却不以为然。当个助教看事物角度不同了,也是一种不同的学习。比如说:

1。可以从同事身上学习。各人教书备课方法各異,是种学习。

2。有机会重看当年自己准备的讲义与习作,重新思考检讨当年的教法。思考检讨后再调整当前该做的,亦是一种学习,一种进步。

这一学一习中发觉了自己竟没想象中的好。原来当讲师 (lecturer) 时也会有疏漏 😅。

能够从不同的角度看事情,这是个让自己进步的机会。

做人做事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看对己对人也是赏心乐事 😄!

感恩能有这个学习及进步的机会 🙏!

我喜欢用白板教学,一面解释,一面记下重点。”自觉” 这种方式学生比较容易吸收与学习。也不知这 “自觉” 对不对 😅!
 

Tuesday, September 26, 2017

槟城变了样!



一场雨!

槟城变了样!

为何?

发展过度?

政府发展规划太差了?

抑或是人民的环保意识过差? 

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健康。平时不照顾,只怕病魔来袭,风云变色时,才惊觉来不及 😓😢! 

是不是大家都该反思一下? 对于周围的环境及自己的健康!

。。。。。。

下班回家时心理准备又会塞一轮车,结果?

哈,水静河非,车很少,大家都被塞车塞怕了吧?

只希望经过这次的教训,各单位的人及组织都能尽好自己的本分把环境照顾好,我们实在不能承受再次的创伤了!

老人院及学校亦不能幸免而遭水淹,所幸没有人命伤亡, 🙏!

如今一闻下雨而色变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