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9, 2018

金舌头


(相片取自金舌头面子书)

从一开始延告诉我参与了金舌头的筹备工作,负责节目组,我没反对!老套一句的,大学生生涯总不能留白嘛,我怎会反对! 

(相片取自金舌头面子书)

不过心里我已预计他们会面对种种筹备难题:第一届金舌头演讲辩论赛名仍不见传聘请评审是不易的;加上现今大学生一来选择多二来对演讲辩论有点刻板印象会觉得闷,初期售票如想像中的反应不理想;还有赞助难求、功课压力等等都确实压垮这群年轻人 😧。延说幸好筹委皆很🈴作不怕吃苦🉑以解决种种困难。而我这个 24 孝妈妈报以行动支持,买票入场。(后来连外子、维、表姐及姐夫皆出席棒场 😁!)


最后一刻肯定了年轻人的一切努力没白费,成功地请到三位媒体出名人物当评审,借此制造了明星效应吸引了许多大学生入场观赛。

(相片取自金舌头面子书)

演讲方式是仿效TEDx,由参赛者自由选题发挥,四分钟。 之后选出六強进入辩论环节。 辩题为正方:做男人更累;反方是做女人更累。 

细节不敘,参赛者皆做到:“说出自我,辩出风格!”

我恭喜延及其友人成功地完成了第一届金舌头演讲辩论赛。

🉑以看出这群年轻人从开始筹备到节目登场都花尽心思。相信他们在这活动中都各有所🉐各有学习并增进了彼此感情。

这让我想起当年我在马大的日子,我们一群华文学会筹委开始了第一届全国大专辩论赛,时间飞快,至今已是第十六届!最重要的是当年年轻如今已半百(白)的我们还继续保持联系友谊长存 ❤️!

希望延与友人亦如我们般,妈妈深深地祝福你们!

Adapted from: https://myquanbian.wixsite.com/quanbian
   

Friday, June 29, 2018

不能接受又如何?


记 Ah Ghee 😨

正逢开斋节假期,一家人出游吉隆坡。兴高采烈! 

在吉隆坡第二日一早,群组传来噩耗: “昨晚十一时半,接获消息,非常沉重的心情向大家宣佈,我们亲爱的 Ah Ghee,昨晚打球,突然在球场暴毙,因为已经将近半夜,我们为了避免影响到大家,所以我们决定今早才PO 上来。”

😨😨😨

怎会这样? 

我才刚刚在十三日时祝他 48岁生日平安,而他一贯调皮地回应: “全收。。。谢谢您!”

😭😭😭

我接受不到。。。但又如何?

吾主天主,请宽恕 Ah Ghee 的罪,救 Ah Ghee 免於炼狱之火,求祢把 Ah Ghee 的灵魂领到天国里去,阿门 🙏🙏! 

后来看见吾代母在群组写着: “昨晚听到 Ah Ghee 那么突然的离去,真是非常心疼。今早只能在弥撒中为他的灵魂祈祷。天主必定看到 Ah Ghee 在世时的一切优点和天份,一切爱人的行动,对家人负责,对朋友真诚,並让他的灵魂安息在天国的。 Ah Ghee 去年送我好多首歌曲,其中让我最感动又感激的是〈當你老了〉。我很感恩有人会在我老的时候想起我。但如今他却比我早归天国。我好心痛,也感恩 Ah Ghee 是一位学青。 Ah Ghee, 安息! Ah Ghee 的太太和孩子们请节哀顺变。我为你们祈祷,願神坚强你们 🙏🙏🙏🙏🙏!”

读着我的眼眶红了! 

(在吉隆坡写了这博文原本不打算上载,但刚刚清理手机中照片,再见 Ah Ghee, 不舍依旧 😧,决定上载纪念这位有情有义的朋友,愿他安息主怀,也愿他家人坚强度过这艰辛时刻 💪🙏!)
   

Friday, June 22, 2018

期待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难免对彼此皆存🈶期待。如何拿揑又是一门值得学习的艺术了!

期待是很奇妙的。。。🤔
可以令人开心
亦🉑以令人难过。 

我静静地注视着正在口角的两父子。 

父: “你答应要给我你的时间表,看,开学多久了?你有告诉我吗?”

子: “家里发生事我竟然是从表妹的 snapchat 知道,你们有当我是一份子吗?”

父: “你回乡也不回家,到底去了那里,也不通知我们。”

子:“现代社会那里还有 20几岁的人了还 24 小时向父母报备的,我都已经尽量做了,你们还想怎样?”

 。。。
。。。

后来有人问我: “为何你不插手,阻止他们争吵?”

为何我要插手?
为何不准他们持相反意见?
为何不让他们借此了解彼此对对方皆有所期待? 

想想看我们应不应该对人对事或许对自己有所期待 🤔?
答案实在是见人见智了! 

而我目前其实最想做的是令两父子明白你们皆可以对彼此持🈶期待,但对方是否愿意满足你的期待真的不在你的控制范围内的,再说我们也没权利要求别人满足自己的期待!

我这样说,算不算是我对两父子的期待?

期待啊实在是很奇妙的 😉!